Kim

后摇狗 盯鞋狗 自杀黑 无病呻吟黑金属狗

旋死 异教民谣 民谣金属 反正北欧瑞典德国那些团 都喜欢

葬尸湖脑残粉

敲击鞭挞碾核哦这些我已经不喜欢了

前纹身大妞,已从良

我不和朋克撕逼,我喜欢三大件三和弦

主页主业听音乐 副业写小黄文 冬叉党

没事儿别逼逼

我的错 你赢了

2小时结束战斗,叫兽你真棒。

沉迷于fitness不可自拔 浑身都是疼的 周末更新

恍然如梦

Jungle (上)——锤盾

接了孤光残影太太的梗。狗尾续貂。可是真的想看锤盾CP。ABO,下章车。锤基,盾铁提及,看文需谨慎。

 

Thor是被食物的芳香吸引到清晨7点多的Tony家的厨房里的。

 

Steve顶着一头熟透麦子一样的金色短发,挂着围裙,正在电磁炉灶前煎培根,拥有饱满二头肌的手臂晃荡着铲子的画面没有丝毫违和感。

 

就像个蠢货。

 

做早餐的Alpha让Thor嗤之以鼻,但是早餐本身并没有错。

 

他迈着长腿走到餐桌前,全然不在意刚刚洗完澡只在腰间围着浴巾的强壮身体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

 

刚出炉的牛角面包,撒着杏仁碎的表面泛起焦糖的色泽,黄油的醇厚味道中裹着一丝蜂蜜的甘甜,酥松的纹理和饱满的外形一点也不比高级面包房中贩售的逊色。

 

“那是给Tony的,你不要动。”

 

Steve在Thor的大手捏上白瓷盘里的牛角包前一秒扭过头,皱着眉说。

 

索尔把手转向了边上的帕尼尼。

 

健身标配白煮鸡胸被切成薄片,配上芝士片,没有加生菜叶而是换了口感更加细腻的牛油果。为了中和口感,蛋黄酱中撒了些刚研磨的黑胡椒,充满肉质感的原料被两片烤得火候正好的面包紧紧裹在一起。

 

丰盛而美好的味道让头发还在滴水的Alpha口水汹涌。

 

“那个是给loki的,你不能动。”

 

自己的Omega得到善待让心胸宽广的Alpha无言以对。

 

碟子旁有一杯橙汁,鲜榨的,颜色饱满,没有任何添加物。

 

“所以,这杯橙汁是你的,我也不能动了。”

 

Thor发出了一阵沉闷的笑声,抬眼望着把电磁炉关掉的Alpha。

Steve把煎得又香又脆的培根盛到骨瓷碟子里,碟子旁边是煎的7分熟的太阳蛋,滑嫩的蛋白吹弹可破,仿佛轻轻用叉子一戳,就会流出内里带着腥香的蛋黄。

 

“你说的没错。”

 

摘了可笑的围裙,Steve坐在Thor对面,不苟言笑地享用起他的早餐。

 

认识这么久了,这也不是两人最接近的距离。毕竟作为Tony和Loki这两个爱得深情无悔的Omega的Alpha,他们早已默认了4个人时不时要滚上一张床的事实。

 

白皙的皮肤,几乎要撑破身上半旧T恤的胸肌,湛蓝的眼睛和丰润饱满的嘴唇。

 

这个的出奇固执Alpha,让他回想起很多年前的事情。

 

Thor深邃的目光扫在Steve脸上,令他生出一种莫名的怪异。

 

就在Steve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Thor低沉的,带着懒洋洋味道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teenage的时候,有一个棕色头发的Omega邻居。她叫Sif她比Loki更辣,身材超棒脸蛋也很美,只是脾气糟透了。从来不听我的任何建议,我说的的话,她从来没有赞同过,永远用很鄙视的目光看我,总是和我吵架,后来学了跆拳道,一言不合就要揍我。后来在我家移民到美国的前一天晚上,她爬上了我的床。


她哭着告诉我她喜欢我。

 

她的骄傲,她的不驯,她的挑衅都是因为想引起我的注意。”

 

Thor笑意吟吟地盯着Steve皱着眉头的样子。

 

”而你现在的做法,和她一模一样。”

 

“你傻了。”Steve撂下叉子,瞪着蓝色的眼睛,看着Thor嚣张的模样就像看一个丧心病狂的傻逼。

 

白皙的脸颊迅速因为怒火染上了绯红。

 

Thor突然觉得这个Alpha的脸蛋实际上比loki和Tony都要漂亮标致。

 

来自另一个Alpha的,赤裸裸的目光让Steve不寒而栗,Thor从来没有用这种眼光看过他,那种自信的,势在必得的,掠食者的目光。

 

“你他妈的疯了吗。”Steve难得爆了一句粗口,站起身挥出了拳头。

 

这一次Thor没有像往常一样和他扭打在一起,而是用上了格斗技巧,顺势把这个气昏了头的金发Alpha拉进怀中,然后用体重的优势把他面朝下压在了结实的实木餐桌上。

 

”乖一点,别乱动。“

 

沙哑低沉的嗓音钻进Steve的耳朵,他被Thor上百斤的壮硕肌肉压得差点窒息,还没回过神来,就发现屁股上抵着一根又热又硬的东西。


这次他真的害怕了。

 

”你他妈的快从我身上滚下去。”Steve咬着牙从胸腔中爆出闷哼,奋力挣扎却怎么也撼动不了那个确实比自己更加强悍的Alpha。“去操你的Omega去。”

 

“可我现在想操你,Alpha。”

 

Thor低头亲了亲Steve雪白的后颈,伸手扯掉了自己的浴巾还有Steve那条松垮垮的运动裤。

 

 

 

 

 

 

Smells like teen spirit 上——盾叉ABO

之前的点梗文,现在才更,抱歉大家久等了,而且是盾叉,依旧AU,依旧OOC。







这是Rumlow进入发情期的第二天。


抑制剂对单身太久没有伴侣的大龄Omega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他因为本能而饥渴焦躁,却不想随便找哪个Alpha来解决问题,只能靠冰啤酒,恐怖片和大功率的按摩棒来度过剩下的日子。


没关系,他已经习惯这个。


但是那该死的,滴答滴答的漏水声他实在是忍受不了了。


他家厨房水管坏掉了,漏水声简直就像在他耳边按了个定时炸弹,他之前给物业公司打过电话,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回复。。


”如果再不派人来修好这个,我就用我的双管猎枪轰掉你们老板停在地下车库的那辆黑色宝马车,老子还在发情期,所以没有耐性等你。快派个你们的小妞儿过来,否则我说到做到!“


Rumlow大力地砸下电话,二十分钟后他如愿以偿地听到了门铃声。




自从Rumlow打开门,看到出现在他门口的水管修理工那一刻,他的心脏就跳的有点快。


那是一张分外英俊的脸,也就刚刚成年,蓝眼睛里带着那个年纪特有的干净纯真,笑起来很甜。看上去就是一副脑子不太好使的样子。


他有些不耐烦地把人领进厨房,指了指洗菜池。


年轻人放下大背包,在那里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


”没有太大问题,Rumlow先生,就是U型口的接口老化了,只要换一个新的,在装上一个防水垫就不会再漏水了。“


叫Steve的年轻人性格有些腼腆,他在Rumlow审视的眼光里微微红了脸,眨着蓝色的眼睛望着他,或许因为紧张,稍稍泄露出微弱的桃子味道的清甜信息素味道。


Rumlow哼了一声,”那就修好它。“


恐怖片演了一半,但是窝在沙发的Rumlow已经完全忽略了那些尖叫的人物与血腥的画面。


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那个小妞Steve吸引了。


那个金头发的青年人正跪在流洗池下,聚精会神地鼓捣着那根漏水漏了半个月的该死的水管,他挺着一对至少F罩杯的胸,绷紧了肱二头肌,汗水从稍微凌乱的发尾滑进半旧的T恤。


还有那个因为跪姿而显得更为惊心动魄圆翘屁股。


真该有个Alpha扒下他脏兮兮的牛仔裤,就这么艹进去,把那两块白肉撞的啪啪作响,让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哭得满脸泪痕。


Rumlow有些恶劣地幻想一下那个色/情画面,喝干了剩下的半瓶啤酒。


或许是体内酝酿着热潮,他感觉皮肤越来越烫,喉咙越来越痒,冰爽的液体也不能抑制他的燥热。信息素的味道变得浓稠粘腻,朗姆酒的味道开始蔓延。




”Rumlow先生,您的水管已经修好了,您要不要来看一看?"


”不用了,你可以走了,教你老板把账单寄过来。“Rumlow依着沙发,声音里带着沙哑。


”Rumlow先生你还好嘛?“


”我很好!“


你他妈傻么,我现在这样能算好嘛,Rumlow差点破口大骂。热潮令他无力,他希望这个胸大无脑的小妞能赶紧滚出他的巢穴而不是带着满脸的关心傻头傻脑地站在他前面。


等等,他这是要干什么?


清甜的桃子味道混杂了更为醇厚的白兰地味道像原子弹爆发一样以Steve为圆心汹涌而出。


是Alpha的味道。


正确地说,是Alpha发情的味道。


“Rumlow先生,您不是Alpha?”Steve的脸憋得的通红,本来像蓝宝石一样深邃温柔的眼睛此时怎么看怎么像条饿狼。


就差扑上来了。


“操他妈的物业公司,我让他们派个Omega来的,老子要投诉。


cheb mani.


作为一个全球通缉犯,也就不说什么了。


但是这华丽的转音真的太棒了,在沙漠玫瑰里完全遮住了斯汀的光彩。


喜欢北方中东西亚,有机会还要再去玩耍。